您正使用的 IE 舊版瀏覽器將於2022年6月正式終止服務,本站所提供的線上服務需要較新版本的瀏覽器才能使用,建議您更換至 MS Edge、Google Chrome 或其他新版瀏覽器,謝謝。
您正使用的 IE 舊版瀏覽器將於2022年6月正式終止服務,本站所提供的線上服務需要較新版本的瀏覽器才能使用,建議您更換至 MS Edge、Google Chrome 或其他新版瀏覽器,謝謝。

「他好像變了一個人,變成我從未認識的人,變得好陌生」

「我問她說,我可不可以再追她一次。她搖搖頭說:這樣好嗎?」

「如果他明確地要我死心,我可能還會走得比較容易。可是,最後我發現,就算是他把話說得再狠再明白,我還是無法放下他,也無法放過我自己。」

為什麼我還是不停地想復合?這些對我們有好處的理由

「從一次一次的跌倒和受傷之中,我學會不再隨意用分手來做為威脅,我變得比較懂得該如何愛人,又該如何被愛。雖然過去我們經歷了很多困難,未來也不知道有多少把握和勇氣,可能會走得更艱難,也可能會充滿不確定性,但不論如何,我們都學會了如何調整自己讓關係延續。」

總而言之,我們之所以會選擇重新開始,再嘗試,再努力,再給彼此機會,都是相信這段關係會有所不同,或是發覺自己離不開對方。

正所謂人不風流枉少年,商不富奸不賺錢,沒有人會在悲慘的關係裡停留過久 [註1],我們會留下來一定有我們的理由,而這些理由,大多是對我們有好處的:

(1)對關係有新的認識(Future relationship knowledge,23.8%)

「有時候,你不知道這段關係究竟帶給你什麼。分開一段時間並非浪費生命,而是讓彼此相處的圖象更為清晰,讓你重新認識他,認識自己,認識愛情。」

(2)用新的角度看待這段關係與伴侶(New perspective about relationship or partner,19.7%)

「我開始懂了。很多時候她悶著不說不是在默許,而是不願意破壞我們之間的和氣,過去我總是太過自私,太過相信自己的想法和價值。可是她也是一個人,她也有自己做決定的權利,我們可以在一起,但不必每項決定都綁在一起,因為沒有人喜歡被控制,不論是她或是我。」

(3)學會獨處(Learn about self or self-enrichment,16.7%)

「這幾天我開始習慣沒有你的生活,可是我會一直想念你。寶貝我會乖,我會慢慢地等待你回來做麵包給我吃,只要你不要再說那些讓人傷心難過的話。你沒出現在我生命之前,我是一個人過;如今你不在我身邊,我其實也可以勇敢地活,只要你支持我。我知道你在裡面很辛苦,我不會再隨便地生氣或哭了。」

(4)學會如何改善關係(Learn about/improve current relationship,16.7%)

「當你撐過最困難的時間點,你會發現沒有什麼事情是無法克服的。如果兩個人都有心,如果彼此還願意出力,就可以將狀況擺平。當你看見原來一起努力就可能改變關係,你會發現你比原先更信任自己,也更信任對方。」

一邊讀著這些實驗參與者的自白,我們很容易就相信,儘管愛裡面歷經風風雨雨,還是有屹立不搖的地方。

那些讓人躊躇不前的復合壞處

可是大家都知道每件事情都有它的代價,出來混遲早要還的,風華絕代的殺手是這樣,無間道的韓琛是這樣,異性純友誼是這樣(Bleske & Buss, 2000),遠距離戀愛也是這樣(Sahlstein, 2004),而復合式戀愛更是這樣(Dailey, et al., 2011)。

這種分分合合的感情,整體而言其實充滿各種壓力源(Stressor)。而且,難過的時候總是比快樂的時候多(Dailey, Pfiester, et al., 2009; Dailey, Rossetto, et al., 2009):

(1)對關係或自己感到懷疑與失落 (Doubt/Disappointment,32.8%)

「每一次的分手都像是進行一次心理上的大開刀,書上都說你要學著去接受一個人變得不愛你,可是你知道那有多困難。在接受之前,我曾多次問自己這段感情是否還該繼續,吵吵鬧鬧又是不是我期待的那種未來。每次都沒有答案,卻又每次都心軟……搞到最後,我連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了」

(2)情感挫折(Emotional frustration,31.1%)

「我變得完全無法專心做一件事情。吃飯的時候會想到他,睡覺的時候會想到他,甚至連上廁所的時候都會想到他。一個和曾經你這麼親密的人,曾用他的雙手和雙眼彌封過你每一吋的肌膚,叫人怎麼忘卻他們手掌心的溫度?」

(3)對於彼此的關係存在更多的不確定性(Uncertainty about relational status,30%)

「後來,我甚至不知道我們是否還在一起。他動不動就提分手,每次都像是真的,後來卻又說那只是氣話。我被他搞到精神耗弱,他說他會被我逼瘋,我跟他說要他放心,因為在那之前,我會比他早一步踏進精神病院。」

光明的背面總是存在著黑暗,Dailey等人(2011)的研究發現,如果你們曾經分開,大都會經歷上面三種壓力源之一(或以上),當然也還有其它的壓力源,比方說:

對方的反反覆覆(Ambivalence)、親友團和朋友的耳語八卦( Third Party or External Influences)(Klein & Milardo, 2000; Zhang & Kline, 2009), 以及彼此對這段關係抱持著不對等的期待等等(Unbalanced Expectations)(Hanason, 2011)。

而且,也有13%左右的人,發現復合之後對方並沒有改變,雖然一開始還狂獻殷勤,數日後卻又故態復萌。那個懶散的木頭並沒有變成敏捷的香菇,腦袋裡裝的漿糊也依然保持著同樣的濃度。

所以,雖然每一次的分開,都必然會對彼此的關係造成影響與改變,這些改變卻不是每次都順著我們的想像,更有可能朝著相反的方向。就算好不容易調整好彼此的步伐,說服自己給彼此多一點機會,續航力還是有待時間得鑒核與磨練。

最後的召喚獸

如果,到頭來他還是不愛我怎麼辦?放心,貼心的心理學家還幫妳準備了金手指之類的東西:去找耶穌或是佛祖。

就像麥克阿瑟可以為他兒子祈禱,巴達潔夫斯卡可以叫少女幫垃圾車祈禱,而費玉清和洪榮宏更是在25年前就為明天獻出虔誠的祈禱,你也可以替你的伴侶祈禱(Fincham, Lambert, & Beach, 2010; Nathaniel M. Lambert & Dollahite, 2006; N. M. Lambert, Fincham, Braithwaite, Graham, & Beach, 2009),或是打坐讓自己明心見性,學會放下(Carson, Carson, Gil, & Baucom, 2007; Wachs & Cordova, 2007)。

雖然目前我們還不甚明白,為何禱告可以打擊小三、降低劈腿(Fincham, et al., 2010)、化解衝突(Nathaniel M. Lambert & Dollahite, 2006)和學會感恩(N. M. Lambert, et al., 2009)。也還在探索,為什麼打坐可以改變腦結構(Hölzel et al., 2011)、增加同理心(Block-Lerner, Adair, Plumb, Rhatigan, & Orsillo, 2007)與改善戀愛關係(Barnes, Brown, Krusemark, Campbell, & Rogge, 2007; Carson, et al., 2007),不過大部份的研究都主張,我們藉由這些宗教或靜心的活動,將自己的心量擴大,讓我們能包容更多的負面能量。

但如果你沒有宗教信仰,那麼還是有救的,而且這個方法偶像劇常常上演—出個車禍斷個腿、生場大病住個院,都能讓他重燃想照顧你的心(Epstein, 2010)。

而這種怪力亂神的方法為什麼有用呢?

因為你曾經和他走在一起,曾經是他生命裡重要的一段過去,曾經是他的一部分,他又如何忍心看著自己的身軀在淌血受苦?在一邊照顧妳的同時,他會無意識地用柔軟的聲音,慢慢等待你的回應,這些都是平常的他做不到的。

於是,他將會發現,原來他也是有能力可以照顧人的。而妳會看見自己是倍受寵愛的,這便形成了一種正向迴圈。

但我非常不建議這樣的方式。

試想,如果有一個人要在你旦夕命微的時候才願意覺悟,才願意彎下身子來看你、親你、抱妳,才願意想起曾經、放下偷腥,這樣的人究竟為什麼值得你等待?又何苦為他受盡折磨,日夜忍耐?

再次在一起的紀念

「一個多月前,我坐在霞海城隍廟前替自己求新的姻緣,三週前,我幾乎是以踉蹌的步伐離開士林夜市,嘴裡喃喃而重復地唸著,他不愛我了,怎麼辦……分手後的第57天,他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我,跟我說教授終於願意讓他口試了,而我是他第一個想分享喜悅的那個人。」

「我們再一起出去吃個飯吧?像以前一樣。」他說,裝得一派輕鬆,但從他的聲音裡,我還是聽得出他的焦慮。十一月十六日,恰好是我們在一起的紀念日。

「如果天氣好的話就去啊。」我說。我知道他已經去測站查好了當天的雲量和降雨機率,這麼說只是一種默契。

畢竟在一起這麼多年,我很慶幸這樣的默契我還能聽得見。那天晚上我們又再一起了,只是我們誰也沒有提,是否還有可能「在一起」。

我們沒有擁抱,甚至連牽手都沒有,兩隻手隔了約莫十五公分的距離。沿路上他笑得很大聲,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。

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種微弱的火光正在點亮,可是我還暫時不想回去。我想再給自己多一點時間,把自己的情緒調整好一些。

「你知道嗎,前幾天跟你一起吃飯,是我這幾個月來最快樂的日子。」他從Facebook傳訊息過來給我,在後面追加一個笑臉。

「我也是。」

「找一個最近的晴天,一起去看星空吧。」他說。

「如果天氣好的話就去啊。」我說。或許他永遠不會明白,在我心裡下的那場雨是多麼的沉重,沉重到我需要儲存多一點的力氣,將自己從水窪中撐起。也或許,這場雨乾涸得太快,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、拿捏和他之間的距離。

可是,我知道我們,正在靠近,以一種難以形容的默契。

註解

  1. 受家暴的婦女除外。至於為什麼會這樣,這是一個嚴重但短時間無法交代清楚的問題,請待下回,恩…我是說以後分曉。
  2. 文中的她/他為描寫方便故,可視為隨機編排。
  3. 感謝一位朋友慷慨分享篇首末的故事,為行文故經些許改寫。
  4. 所有實驗數據結果,均僅描述平均值,尚須注意個別差異。

心理師陪你遇見更好的自己⋯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