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正使用的 IE 舊版瀏覽器將於2022年6月正式終止服務,本站所提供的線上服務需要較新版本的瀏覽器才能使用,建議您更換至 MS Edge、Google Chrome 或其他新版瀏覽器,謝謝。
您正使用的 IE 舊版瀏覽器將於2022年6月正式終止服務,本站所提供的線上服務需要較新版本的瀏覽器才能使用,建議您更換至 MS Edge、Google Chrome 或其他新版瀏覽器,謝謝。

回想一下,在你求學階段,班上有沒有這種「難相處」的人:

  1. 總是跟老師頂撞衝突,大小麻煩都有他的份
  2. 動不動就生氣或者是爆哭,好像大家都欠他一樣
  3. 跟他講話像踩地雷,一言不合就玻璃心碎
  4. 好像怎麼做他都不滿意,喜歡挑東挑西,可是真正問他要什麼,他又不說。

當一個人在朋友或同學面前經常爆炸的時候,或許這些彈出來的情緒,是來自於生命另外一個地方的壓抑。

「我都是為你好」,是一種關係的毒藥

我記得小時候有個同學Kim*,有次換座位坐到她旁邊,她的橡皮擦掉到地上我幫她撿起來(是的,橡皮擦總是會掉地上然後不見,能撿到真的不容易),結果她暴怒:「不要碰我的東西!」我當場嚇傻,好幾天都不敢跟她講話。後來她陸續跟不同的人起衝突、大家都覺得她難相處,分組的時候都不願意跟她一組。

有次我運氣很差,用抽籤剛好跟她分到同一組,沒想到我還沒走過去她旁邊她就說:「你不想跟我一組沒關係,反正我一個人習慣了。」(背景音樂:我寂寞寂寞就好)

一開始我也是戒慎恐懼,但漸漸相處之後才發現,原來她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可怕。印象很深刻的是,有一次她帶了四顆小熊軟糖,紅橙黃綠(真的是只有四顆),分給我兩顆,然後跟我說:「這個是我從哥哥手裡搶來的,我分你兩個。」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她家裡重男輕女,奶奶一邊要兼兩份工作、白天去工廠,傍晚去麵攤幫忙,根本沒有時間照顧他們。爺爺每天在外面「匪類」(游手好閒),回到家都醉醺醺的,打他們兩個是家常便飯。但爺爺很疼哥哥,她覺得自己在家裡面根本沒有地位。軟糖也是爺爺買給哥哥的,她只搶到了四個,卻願意分我兩個。

「在我家,我有的東西很少,幾乎都是哥哥的,連鉛筆盒都是用哥哥剩下的。阿婆沒有偏袒誰,但她總是說哥哥的功課比較好,要我跟哥哥學,說都是為了我好。可是我根本就不喜歡唸書。每次都唸我長得太胖、吃的太多、坐姿不端正⋯⋯都說都是為了我好,到底是為了我好還是為了她自己好?可是我又覺得阿婆很辛苦,不想要看她傷心⋯⋯」她其實想當小說家,那時候用國小的作業簿寫了武俠小說,上面的空格還畫了插圖,我下課都會跟她討論劇情,從小就會腦補。

她的奶奶也會用各種方式勒索她,像是「你這麼不愛乾淨長大嫁不出去」、「你知道我麵攤收一收回來還要檢查你的功課,我有多累嗎?」、「為什麼不能像你哥一樣好好念書,天天要我操心?」、「要不是看在你爸份上,家裡何必要多這一碗飯?」……

畢業之後我們四散各處,我不知道她後來有沒有當小說家,但回想起來她其實很在意她的奶奶,儘管奶奶講話狠毒,但是卻是家裡面唯一一個會理她的人;而她的那些挑剔、憤怒、時常爆炸的情緒,或許多多少少,也是模仿爺爺而來的吧?

情緒勒索的同時,彼此內心都有個受傷的小孩

當你的生活都被暴力給圍繞(不論是語言或者是肢體的暴力),當你總是習慣被家人勒索,你心裡面會凝聚出一個「綠巨人浩克」,攻擊你自己,也攻擊你身邊的人。直到你終於看見這個浩克心裡面的受傷,還有那些一直以來都沒有被滿足的匱乏,他才能夠慢慢安靜下來。

從另外一個角度看,家中那個用難聽的話勒索你的人,他在勒索你的同時,經常也是懷抱著恐懼,甚至也有他自己的議題。常見的狀況是重男輕女的代間傳遞,例如自己小時候也是被貶低的那個女性,長大之後複製這個腳本到下一代身上;或者是心裡面有一個「不想被看扁的女孩」,然後把成就和努力,投射在女兒或者是孫女身上。

換句話說,那些勒索你的人也需要你,你們形成一種互相依存的關係。

然而他們的議題並不能夠成為一種合理勒索的理由。唯有當你開始願意承擔「寂寞」,慢慢地把心裡面的自己和對方分割開來,自己的路,才能夠逐漸被走出來。

*本故事經大幅組合改編而成,無可供辨識之虞。

延伸閱讀

心理師陪你遇見更好的自己⋯⋯